江hatsu眇

杂圈。cp→雷卡/安卡安/帕卡帕/雷安/嘉瑞嘉/鬼瑞/最天最/神狛/狛日/神日/天枫天/最枫/吉最吉/双龙组/忘羡/云梦双杰/晓薛/太芥/织太/幽静幽/新赛新。等。不拆不逆。安雷瑞金天雷滚滚。

不客气,拖稿是我们文手应该做的。因为开学和作业的原因会稍微停一下。…开学后尽量一周一更。住宿党。周末在线。

吹爆安卡帕。我爱百合。

明天见!!!!我奶对了!!!!

七创社:

七创社:请大家热烈欢迎......


金:(突然占据全部镜头)终于到我啦!

今天是2017年10月7日!距离《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只剩1天了!

大家一定要支持我们哦!背负着所有登格鲁星人命运的我一定会变得更强的!

那么本次倒计时就到这里啦,伙伴们!明天见!


七创社:给我点镜头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张博恒老师说安迷修不是内敛的,呜呜呜呜呜做笔记做笔记呜呜呜呜呜!!!!我完全ooc了吧…旧设安旧设安,等我写新连载就用新设安呜呜呜呜呜真的超级抱歉!!!!!!我一定好好揣摩新安迷修!!!!!!

安卡同居三十题(3.5)

↣安卡同居三十题。
↣CP向为安卡,安卡,安卡,不拆不逆。旧设安×卡米尔。
↣气死雷狮组赛高!!!!!
↣03.5.接对方回家

这个时间段大批人涌进地铁,让人怀疑是否整个城市的人今晚都聚集在这里开集会了,整个列车被挤得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会垮掉。好在卡米尔有学生证,安迷修刚办的地铁卡发了下来,否则他们现在一定还堵在自动售票机前一长条队伍里举步维艰。

卡米尔站在车门一旁,静静地看着上车下车肢体与肢体摩擦在一起的人群,至始至终没有找到合适的空隙挤进去。列车最后几声嘀嘀关门提示声响起,他本打算不如等下一班车时,安迷修二话不说拉起他的手腕把他带进了车子里。

安迷修从他遥远的故乡来到这个地铁上人挤人高速上堵满车的城市上大学,结束了军训后为了赚些零用钱,在卡米尔介绍的咖啡馆里帮忙。卡米尔每周末晚上接他回家,沿途去全家买个饭团充当夜宵。

四周挤满了人,安迷修早就知道卡米尔是不愿意与别人有什么触碰的,便张开双臂支撑着车厢厢壁,将他罩在双臂之间架起的保护球里,以免他与陌生人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嗯…刚刚没有拉疼你吧?”安迷修开口有些抱歉地问道。

“没有。”卡米尔摇摇头。

安迷修似乎在双方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壁咚了卡米尔,他面对着比自己矮一大截的卡米尔,有些不知所措了。安迷修不知道眼神该往哪儿放,看一看卡米尔头发,觉得不妥,看看他的眼睛,觉得没礼貌,看看他的脸颊,觉得不行,最后眼神只好定格在了他胸口单薄的布料上。

卡米尔一直保持沉默,只是在安迷修将他包裹住时小心翼翼地伸手把帽子向旁移动了约摸九十度,以防扎到安迷修。他把围巾向上拉了拉,刚好遮住嘴唇,抬眼望了望满脸都写着无措、只好盯着他衣服看的的安迷修。卡米尔眨眨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将目光驻留在安迷修的领带上。

卡米尔就这么在安迷修的庇护下安全度过了一站的时间。下一站是二四地铁线的交换站,下去的人多,上来的人当然也不会少。安迷修被挤得险些没地方站,弯曲着手臂用力撑着车厢厢壁。他不得已向前迈了一步,这下哪里是成保护球,安迷修就差整个压在卡米尔身上了。尽管如此他还是竭力抵住后来人流的压迫,努力地不将自己的身体与卡米尔接触。

对于安迷修这样心里怎么想的都写在脸上的人,卡米尔只要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现在是如何死撑着导致身体僵硬。

“没关系…你没必要这样。”卡米尔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语言,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你可以直接压上来?这种话,他压根儿就说不出口。

“啊…”安迷修似乎是被卡米尔这番话惊讶到了,他自己心里或许仍然不知道卡米尔是可以接受他的。安迷修抬起头来,看着被自己的影子所覆盖的那对蓝色眼睛,恰好眨了一下,也看向他。

时间定格。

距离过于靠近,他俩的鼻尖都快要碰在一起了。已经没什么语言可以形容这气氛微妙的一瞬间了,二人同时狼狈地侧过脑袋移开视线,假装去看列车上方的路线指示图,或是看车厢最前端黑色屏幕上滚动着的红色汉字。哪里看得进去,无论是闪着光的路线图小灯还是缓缓向左移动的亮红色车站名称,都像被拉得扭曲、融化了一般失去了在各自的眼里原本的形态。

“嗯…”安迷修应道,他的脸颊有些粉红了。

摇晃的列车,嘈杂的人群,哪怕是十月份在地铁内依旧开着的冷气,安迷修却仍然感觉到洒落在他脖子上的温热。不像蝉鸣的夏季,他没法怪罪这炎炎夏日连空调都无法掩盖的热;他也自然不会怪罪满车厢的拥挤,下班时间段,人多这是理所当然的;再说,安迷修本也不像会因自己的处境怪罪别人的人,他只当要不是自己内火重,要不就是自己经不起推推搡搡。

他不得已将胳膊肘轻轻放在卡米尔肩膀上,脚尖向前顶住了车厢,与卡米尔像是抱在了一起,又不像。只是两个被挤得没地方站的人,自发地将本应占据的两人的空间转化成了一人空间。

“失礼了。”

紫糖我哭爆。。我猜明天凯莉后天格瑞最后一天金。不行,猜错也别告诉我。…让我默默删掉。

七创社:

七创社:内个......o( ̄ε ̄*)

紫堂幻:住口!_( ゚Д゚)ノ

七创社:Σ( ° △ °|||)︴???

紫堂幻:这欲言又止的样子,一定是吃力不讨好的请求!虽然今天是2017年10月4日,距离《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还有4天,不会有突发状况,应该是开播倒计时什么的,但是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是要让大斯巴达进化吗?是要让我变强吗?一定有阴谋!更危险的场景?更残酷的赛制?更强大的敌人?啊!!!

七创社:我......我什么都没说,算了......( ̄_, ̄ )

呜呜呜呜呜我tm社保!!!!!!!

七创社:

七创社:安迷修先生!

安迷修:......;

七创社:安迷修同学!

安迷修:......;

七创社:参赛者安迷修!

安迷修:......;

七创社:(想了想)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有什么话请直说!只要是我能帮忙的( *︾▽︾)

七创社:想请你宣布第二季开播的倒计时......

安迷修:没问题——

今天是2017年10月3日,距离《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还有5天!大家一定要记得要点赞!转发!追番!评论!肝图!安利!如果有作业大魔王胆敢阻拦,让我——最后的骑士来保护你!看我拿出凝晶流焱就是一记冷热流......

七创社:咳咳咳咳咳!!!安迷修先生的发言感人肺腑,大家一定听得热泪盈眶了!本次倒计时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阅读!(拎起安迷修就是一个万米冲刺)

安卡同居三十题(3)接对方回家

↣安卡同居三十题。
↣CP向为安卡,安卡,安卡,不拆不逆。
↣气死雷狮组赛高!!!!!
↣私服出没注意。
↣烂尾注意。
↣小学生文笔,还有ooc。
↣03.接对方回家

晚上十点多,凹凸高中一声响亮的下课铃撕破了晚自习只剩下翻书声和写字声的寂静,安迷修坐在自行车上,两条腿岔开支撑着单车,靠在校外的墙壁上刷着手机。

宁静的校园逐渐热闹起来,安迷修长按home键将正在启用的程序一个个滑掉后把滚烫的手机塞进了外套口袋里。他把手腕搭在单车龙头上,身体微微前倾,盯着校门口出来的学生。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校门口的人明显少了很多,声音弱了下来。安迷修别过头去打了个哈欠,渐感眼神发散,眼前模糊起来,灯光变得柔和,在学生们走动的身躯之间时隐时现,闪烁不定。

今天轮到卡米尔值日,他最后一个出教室。下课铃一响起教室里就炸开了,一片嘈杂还有飞来飞去的作业本,走读生将书本胡乱地塞进书包里就飞快地奔到走廊里,住宿生将宿舍条交给老师签字后跟走读生挥手告别。卡米尔不是住宿生,他将前后的垃圾袋扔掉后再回来时,教室里已经被住宿生霸占了。他依旧不急不慢地将各科书本合好整齐地如同叠罗汉似的放好,按照尺寸大小搬进书包里,最后将笔盒丢进去,不慌不忙地拉好拉链,起身将椅子塞进桌子下,背起书包迈着缓慢的步伐离开教室。

卡米尔一出校门就看见和他的宝贝单车待在角落里的安迷修了。

“安迷修?”他走上前去,喊了一声,把安迷修从发呆中拉了回来。

“嗯。”安迷修抬头应到,伸手看了看表,问,“怎么下来那么晚?有什么事情吗?”

“倒了个垃圾袋。”卡米尔简短地回答,安迷修立刻知道为什么了。倒垃圾袋对卡米尔来说,需要经过下楼上楼洗手三个大致过程,他教室在四楼,再加上卡米尔走路本就不多快。

“你们学校放太晚了,这么晚长不高的。”

安迷修说着,帮卡米尔拿下沉甸甸的书包小心翼翼地摆进车篮里。他将放着手机、皮夹子和钥匙的外套脱下来,把口袋里的东西扔进车篮里,给卡米尔穿上,一边又抱怨他们的校服太薄了。

“没关系,我不冷。”卡米尔嘴上这么说着,还是乖乖地套上了安迷修的男友外衣。

“不可以撒谎,”安迷修说,“你的手很冷。”

卡米尔愣了愣,正想回答“是洗手的水冷”时,谁知道安迷修又补充了一句:“只有死人的手才这么冷。”

“……”卡米尔硬生生把那句话咽回了肚子里。原本他也没指望安迷修嘴里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他说出这样不解风情的话也不算意外了。

“上车。”安迷修似乎丝毫没意识到对方的异样,双手握住车龙头,身子支起了单车。卡米尔跨坐上后座椅,双手握紧了座椅前的把手,安迷修问也没问就出发了。

刚入冬,风迎面吹来刮过卡米尔的脸颊,不觉让人感到如刀割般刺痛。他压了压帽子,低下头闭紧了眼睛。

“卡米尔、卡米尔!”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安迷修回头大声叫他的名字。

“怎么了?”他也以同样的响度回答。

“风太大了,你把脸埋我衣服里头。”安迷修大声说。

卡米尔一怔,有些犹豫。过了会儿安迷修又说了一遍,估计是以为他没听见,卡米尔才伸手环住安迷修的腰,把脸靠在他背上。

眼前因为紧闭双眼而一片漆黑,耳边是风呼啸而过的声音。稍微有一点暖和,卡米尔心里默默想到。

相交线。←卡米尔0905生贺☆

↣卡米尔0905生贺——!!!!!✨
↣cp向为安卡。安卡,安卡,安卡。不拆不逆。
↣卡米尔单眼失明有。
↣小学生文笔还有ooc。
↣架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设。
↣安迷修→←卡米尔。
↣烂尾有。


天亮了。一片柔和的晨曦透过玻璃窗洒进了房间,给窗台镀上一层金边,照亮了地板。偌大的房间的某一个角落被宛如圣光的晨曦入侵了,与房间的灰暗相比,窗户那头的阳光显得无比耀眼。

阳光好像会说话一样,吵醒了床上的人。卡米尔感到右眼有些疼痛,只睁开了左眼。依旧处于黑暗中的他对于溜跑进来的阳光产生了一丝厌恶,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翻下床,一瘸一拐地走向窗台,沐浴着刺眼的阳光,抬起手嫌恶般地拉上了窗帘,再往回走一头栽在了床上。他也不去想为什么突然变得行动不便,权当是睡得迷迷糊糊,一时间脑袋都晕掉了。

他很困,困到刚接触到被子就整个倒在了床上。是昏过去的,还是睡过去的,竟然无法判断。不过对卡米尔来说,应该是昏睡过去了。他没时间想象自己现在多不堪入目的姿势,像被灌了迷魂药一般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卡米尔比起刚才清醒也冷静很多。他发觉自己正以一个极其端正的睡姿躺在床的正中央,被子也好端端地盖在他身上。右眼的刺疼更为剧烈,卡米尔忽然感到当右眼传来如同针扎般的疼痛时,心脏也像是被拧在一起。

“嘶——呼、呼……”

卡米尔伸手正想触碰右眼,却先摸到了缠在右眼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像是纱布,是绷带吗?

“……?”

伴随着心中生起的疑惑的是一阵莫名其妙的恐惧。他不太能回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脑海里只有零零碎碎的如同油画佳作一般的画面。

刀刃沾染上飞溅的鲜血,尘土飞扬,昏黄的色调,连白云也像是被暗黄侵蚀了一般变得肮脏。

“大哥——!!!???”

这是卡米尔所能记起的最后一句话,出自自己口中,像引起了回声一般在他脑海里不停回荡。他不敢再想了,卡米尔只感到自己的脑袋像是放了个定时炸弹似的,随时随地都面临着炸裂的危险。

话说回来,这里是哪儿?卡米尔这才想起来自己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他警惕地环顾了四周,仔细观察了这个宽敞的房间,有股温馨的感觉。与他以往呆的海盗船不同,失去了在海上的颠簸感,卡米尔反倒有些不习惯。他确认没有危险后才掀开被子蹦下了床。

“咔哒——”门开了。卡米尔猛地一惊,向后退了一步,像是在寻找什么可以伤人的武器。最后他只找到了放在床头柜一把被擦拭得崭新的银制小刀。他一眼认出来刀柄上刻着“CAMILLE”七个大写字母,二话不说拿了起来,却不料没拿到,掉在了地上,卡米尔又弯腰去捡。

“你醒了?”门外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一名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冷静——我不会伤害你的。”

是安迷修。卡米尔立刻就认出来了。雷狮与安迷修交战时见过他,但他不知道对方认不认得自己。

“会伤害人的家伙都会这么说,”卡米尔举着小刀,向后退了一步,“我大哥呢?”

“你大哥——”安迷修说,“和你同行的海盗我都没找到,很抱歉。”

“……什么意思?”听见这话卡米尔心中不禁慌乱了,握着小刀的手有些颤抖,声音也变得颤巍巍地,他拼命抑制企图让对方看不出来自己的慌张。

“字面意思,”安迷修回答,“你——不可能吧,你脑袋那么灵光会理解不了吗?”

安迷修投来了怀疑的眼神,像是认定卡米尔在说谎一般。卡米尔脸都白了,原来他是认识自己的。不过,认识也是情理之中,雷狮海盗团是全国通缉的犯罪团伙,大街上四处都张贴这通缉令,作为不可或缺的军师,卡米尔现在应当算是“小有名气”了。就算交战那天没见到,在大街上总该看到的。

“我没说谎——”卡米尔的慌张被安迷修一句话一个眼神全揭穿,暴露出来了,“我可以理解,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迷修似乎看起来有些惊讶。“你们开船要离开这片海域的时候遇袭了,对方攻势很猛。你昏过去了,我只救下了你,其他的不是逃走了就是被抓了。你大哥估计已经到国王跟前了,国王现在很高兴。”

“不然你以为你的右眼怎么瞎的?”安迷修似乎嫌这事给卡米尔打击不大一样,还补充了一句。

卡米尔看起来比他想象的要镇定很多。“我认得你,骑士安迷修,”他说,“为什么救我?”

起初安迷修以为卡米尔不认识自己,但被认出来他并也不惊讶,他是个大名人。安迷修愣了愣,笑着说:“你这人真有意思,救了你还问为什么,你想去送死吗?”

“我是海盗你是骑士,我们有仇。”

“当我多管闲事好吗?”安迷修没耐心回答这个奇怪的问题,“倒是你现在该怎么办。”

卡米尔缓缓放下了举着刀的手臂,低着头站在原地呆呆地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片刻后,他回答道:“我要去救大哥。”

“你疯了?!”安迷修说,“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还想着救雷狮,你现在的状态连王城都进不去。”

“你懂什么,”卡米尔毫不留情地回击,“我这条命都是大哥给的,要是没有大哥,我现在还能站在你面前吗。”

“……”安迷修被那句话怔住了,脸色像吃饭噎着了一样难看,“……我知道了。你先呆在这,我去帮你救出来。”

“我要去。”卡米尔立刻回话。

“省省吧,你现在路都走不稳,是丢个眼睛啊,你以为可以像人偶一样再装个眼珠子吗?”安迷修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卡米尔不说话了,安迷修清楚地看见他的眼圈红了。

“好好养伤,别问些奇怪的问题,也别做傻事,”安迷修叹了口气,语气柔和下来,“不然我白救你了。”

“你什么时候去?”

“当然现在了,晚点就怕恶党他人头都要掉了——”安迷修这么说,看见卡米尔脸色骤变立刻改口,“没有没有没有,我骗你的,你乖乖呆着,我马上把你大哥接回来,好吗?”

卡米尔没说话,安迷修只当他默认了,叮嘱一声让他下楼用餐就离开了。

▼▼
卡米尔进了洗漱间,镜子像是新的一样干净,他却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自己现在的狼狈样。身上的衣服换成了大很多的白色睡衣,想必是安迷修的衣服。脸像是被清洗过,右眼被白色纱布绷带覆盖住了,左眼下顶着个黑眼圈,面容显得十分憔悴。卡米尔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惊恐地发觉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洗漱间里放着他原先的衣服,沾染上了大片大片污血,帽子上的羽毛也被染成了脏红色,简直触目惊心。

过会儿有女仆过来扶着卡米尔下楼用餐,卡米尔心里愤愤地想着,这个混蛋骑士日子惬意舒适,还有佣人给他使唤,大哥却天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骑士和海盗的生活一比这差距就出来了,但雷狮是自愿成为海盗的,选择的道路不同,生活固然不同。雷狮在王城指不定经历了什么,卡米尔担心得连饭都吃不下,干巴巴地咬了几口就扔了。卡米尔心里暗暗自嘲,按照雷狮的性子怎么会愿意仍人摆布,是他自己不相信雷狮的能力吗?

吃过饭他又被佣人搀扶着回了安迷修给他腾出来的房间。卡米尔一整天都蹲在房间里,什么事都不干,心里火急,恨不得早上就逼安迷修带他一起去了。吃过晚饭后,窗户外依旧不见人踪影,卡米尔忍不住怀疑安迷修是不是和国王串通好了,骗过自己去砍雷狮的人头。

▼▼▼
十一点多时,卡米尔听见下面的大门开了,传出来了安迷修的声音。他没顾上叫女仆扶他下去,自己一跌一撞地开了房间门,艰难地跑到了楼梯口,活像个看见糖果的小孩子。不料他下楼梯时没看清脚下,踩了个空,整个人摔在楼梯上滚了下来。虽说他就算看清了也不一定踩得准。安迷修没料到一开门就看见的卡米尔是这个样子的,吓得不轻,把肩上的雷狮像物品一样丢在沙发上,忙跑过去扶卡米尔。

“我大哥呢?”卡米尔身上一阵疼痛,一抬头就问。

“放心,带回来了。”安迷修把卡米尔扶到沙发上,说。

雷狮大概是昏过去了,满衣服脏血,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卡米尔看样子很担心,开口要说什么,安迷修抢在他开口回答了问题。

“太困了睡过去的。身上的血是旧伤。他命大,自个儿闯出去的,”安迷修说,“弄了我满身血,早知道他能自己出来就不去救了。”

卡米尔还是安心不下来。“那怎么这么晚?”

“被他拉去酒馆了。”安迷修顿了顿,无奈地回答。

卡米尔闭上嘴不说话了。现在他的内心复杂到无法言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他知道的,他早该知道的,雷狮自己一个人能打一个国家,怎么可能会落得这么惨。他早就知道了,但是却没相信这一点。他还怀疑安迷修,怀疑他和国王串通起来抓雷狮海盗团的,但是想想就能知道了,安迷修是个骑士,是个死守骑士道的骑士。为什么他想不到呢?卡米尔就感到自己像个累赘似的。

“谢谢,”卡米尔站起身,用机械般的声音说道,“我先去睡了。”

安迷修正想扶卡米尔上楼,被卡米尔制止了。“我自己可以,”卡米尔双手摸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地向上走,走到楼梯尽头时,回头看了一眼雷狮,“大哥晚安。”

咔哒一声是卡米尔关门的声音。安迷修愣愣地盯着卡米尔身影消失的地方,蠕动嘴唇挤出了几个字。

“晚安。”

▼▼▼▼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卡米尔这次把窗帘拉紧了。右眼看不见东西让他还没有适应。卡米尔走进洗漱室,想了想还是把身上的白色睡衣脱下,换上了脏兮兮的衣服。

安迷修已经起来了,正在吃早饭,看见卡米尔拿着叠好的白色睡衣险些没喷出来。“……你怎么换回来了?”

“没安全感,”卡米尔撒谎说,实际上是怕自己身上的血腥味沾上安迷修的衣服,“我大哥呢?”

“睡觉,”安迷修说,“坐下来吃一点?”

“不了,”卡米尔推辞道,“多谢。”

他们俩谁都没说话了。安迷修清楚卡米尔在等雷狮,卡米尔清楚安迷修在看自己。过了一会儿,安迷修低下了头,开口道:“你有个好哥哥啊。”

卡米尔回过头来,几乎是在安迷修最后一个音刚落下来时就回答。“是啊。”安迷修抬起头来,恰好与卡米尔对视。卡米尔蓝得宛如大海一般的眼睛和安迷修说不清是绿色还是蓝色的眼睛碰上了,两人又装作没事发生似的匆忙移开了视线。

▼▼▼▼▼
雷狮带着卡米尔要离开了。起初安迷修想留他们过段日子,却被雷狮狠狠地拒绝了。他们两个互相看不顺眼,这件事世人皆知。雷狮阴阳怪气地说要是留在安迷修家岂不是要玷污了骑士的荣誉,安迷修不说什么,只站在家门口送客。

卡米尔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用嘴型对安迷修说了一句话。“谢谢,再见。”

他看见安迷修勾起嘴角露出了笑容,藏匿在眼眸下面的什么不知名的情感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像是要抑制不住地溢出来了一般。是什么呢,这样似曾相识的情感卡米尔似乎也曾经见他流露出来过,是什么呢,记不起来了。卡米尔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安迷修也用口型送他一句话,可是卡米尔却没有看清,却知道绝对不是简单的道别语。该死,这会儿他后悔当初被人戳瞎了眼睛,只能看出安迷修笑着跟他说些什么,却看不清说的是什么。是什么呢,像在雾里看安迷修似的,看不清,摸不到。卡米尔不知道,强迫自己不去想是什么话。

▼▼▼▼▼▼
那件事情过后,安迷修再也没遇见过卡米尔。帕洛斯逃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佩利至今没找到,大概是和帕洛斯一起走了。雷狮依旧带着卡米尔在海盗船上生活,过着和往常一样毫无规律可言的生活。安迷修依旧贯彻着他的骑士道,在大街上阻止殴打妇女的男人。

有时候安迷修想起卡米尔,就出门去看大街上贴的通缉令,卡米尔第一次被抓时拍下的黑白色照片。看见一张就撕下一张,带回家藏起来。卡米尔曾经住过的房间此后再也没住过人,由安迷修本人亲自打扫,还像新房间一样干净。卡米尔穿过的白色睡衣放在床头柜上,洗漱室、床和被子,都刻意地保持着卡米尔住时的样子。

有时候卡米尔想起安迷修,就去摸裹在脸上的白色纱布绷带,一定是安迷修腿上那卷,卡米尔这么想。是纱布粗糙的质感让卡米尔想起了安迷修呢,还是纱布上明明没有却被卡米尔强行想象出来的安迷修的气息,让卡米尔想起了安迷修呢。

卡米尔失去了一只眼睛,安迷修失去了一名住户。

真是奇怪啊,这两个本就走在不同道的家伙,像相交线一样,在一点碰到了,点点头行个礼,又头也不回地继续走自己的路。

啊啊啊啊妙啊好好好好!!!!!!

失语恶徒:

雷————————狮——————————
*死亡注意
第一次玩了这个jojo梗【没有你这样玩儿的
波纹→元力

私设是元力技能是可以选择性继承的,可以自愿或者强行剥夺技能,前提是技能持有者确认死亡【。

因为并不知道卡卡的技能怎么用所以擅自给继承了

呜啊我真的不是有意喂刀!!!😭😭😭

最后一张的缀字像网游弹框,真的不会用ps缀字所以大部分手写

安卡同居三十题(2)一同外出购物

↣安卡同居三十题。
↣CP向为安卡,安卡,安卡,不拆不逆。
↣气死雷狮组赛高!!!!!
↣私服出没注意。
↣小学生文笔,还有ooc。
↣02.一同外出购物

不知不觉中卡米尔和安迷修在这个房子里窝了也有几天了。或许是因为双方的性格设定的缘故,这两个人的生活都比他们自己想象的要宁静安详。

某天晚饭过后,安迷修为吃夜宵打开冰箱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他向里头瞅了瞅,望见的是孤零零几个土豆和一个裹了保鲜膜、放了剩菜的碗。眼前的食物完全提不起他的食欲,安迷修愣了愣,接下来立即启动他的大脑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购物?去超市?想来想去答案也离不开“去超市购物”这个主题。安迷修仿佛是在这个家里生了根了一样,有些不愿意出门。但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不得不出一次门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关上了冰箱门,喝了一杯白开水后走出厨房寻找位于大厅的卡米尔。

卡米尔此刻正盘腿窝在沙发里,低着头看双手捧着的那一本书,眼睛紧盯着印在书页上那些黑色方方正正的字句,好像深陷进由汉字拼装成的那个充斥着油墨味儿的世界。卡米尔确实深陷进去了,更准确来说,他深陷进了自己家无比柔软的沙发里。

“卡米尔。”安迷修在沙发旁站了一会儿,却不见卡米尔抬头,才叫了他一声。其实卡米尔早在安迷修进入大厅时就察觉到了安迷修的存在,只不过是在等他开口,安迷修也很确定这一点。

“?”卡米尔稍稍抬了抬头,但眼睛依旧不离书。很快他就把视线转向已经站在了他面前的安迷修,这下他不得不把头抬高才能看着安迷修了,卡米尔干脆合上了书。他依旧是一言不发,但安迷修明显接收到了他的问号消息。

“家里吃的不多了,要不我们…”安迷修被他这么一仰视,像触电一般立刻侧过了脑袋,以避开和卡米尔对视的可能性。他有些羞涩地抬起手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我们去一趟超市吧。”

“好啊。”卡米尔几乎是在安迷修最后一个字刚说完就立刻回答了,这让安迷修有些意外。他原以为卡米尔是个家里蹲,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安迷修本想利用这一点好让自己逃脱这次出门,可卡米尔这么快速地答应了,他也不得不出门了。

卡米尔从沙发上下来,把书放在茶几上方便回来再看。安迷修到房间里去套上了一件驼色外套,将不是很饱满的皮夹子塞进了口袋里,再顺带帮卡米尔拿了件白绿相间的外衣。他出来后把这件外衣披在卡米尔肩上,后者则将左右两条手臂伸进相对应的袖子里去。卡米尔拿了鞋柜上的一把钥匙放进自己口袋里后,两人穿了鞋就出门了。

超市离公寓不远,安迷修以前听隔壁的格瑞说过,右拐直走到拐弯处再右拐,沿着路走就到了。安迷修在左,卡米尔在右,他们俩一路上谁也不说话,互相就保持着仿佛只有一毫米一般短的距离。不是不想说,是空气都弥漫着明显的恋爱气息叫他们羞答答地谁也不敢说话。就这样慢慢地走到了一家名为凹凸的超市,安迷修伸出左臂推开了左边的玻璃门,让卡米尔先进去,自己再跟着他进去。

凹凸超市从外面看就显然能看出是个大超市,大到让人晕头转向,不知道该忘哪边走,安迷修和卡米尔倒是不约而同地决定进军食品区。安迷修先跑去推过来个购物车,突然不知怎的他脑子里浮现出卡米尔坐在购物车里的场景,不由得双颊微红,卡米尔诧异地看了他几眼,他便赶紧转身去拿生鸡翅。卡米尔趁这会儿顺走了购物车,安迷修一点也不在意地转回身将那几盒冰冷的生鸡翅放进购物车里,对卡米尔说了句走吧,卡米尔便推着购物车缓缓前行。

卡米尔在摆放着各式各样口味的POCKY的柜台前停了下来,一直盯着某一盒包装,既不说话也不动手。安迷修看了看他,似乎是在纠结些什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一盒包装上印有奶油蛋糕的草莓味百奇棒。卡米尔是想吃草莓味的百奇棒呢,还是草莓味的奶油蛋糕呢,安迷修在心里问自己,很快就得出了结论,是后者。安迷修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卡米尔忽然伸手拿了一盒草莓味的放进购物车,就要推着购物车走。安迷修想了想,又拿了好几盒草莓味的放手里,跟在卡米尔身后走了。

接下来安迷修拿了一袋子番茄和一打鸡蛋,卡米尔出乎意料地拿了一袋苦瓜。安迷修惊讶地问他怎么换口味吃苦的了,卡米尔支支吾吾地回答他说自己不吃,是给他买的,安迷修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好低声嗯了一声。

“要买牛奶吗?”经过牛奶冷柜台时,安迷修开口问卡米尔。

“不用了。”卡米尔斩钉截铁地回答。

“真的?”安迷修又问一句。

卡米尔当然听得出他这话什么意思,心中不禁恼火起来,是嫌他太矮吗?他沉默了片刻开口反问道:“你要我买吗?”

安迷修心里一慌,急忙回答道:“不用,我没有强迫你买的意思。”

“呃…我是说,你现在这样子挺好的。”安迷修自知卡米尔心里想的是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卡米尔突然又不说话了,安迷修以为他生气了不肯理自己,就又再添上一句:“反正我喜欢。”

真是傻子!卡米尔心里暗暗骂到,这下他更加说不出话来了。卡米尔只推着购物车盲目地到处乱逛,安迷修也随着他。

过了会儿他们俩结完账从超市里出来了。卡米尔问安迷修怎么多拿了几盒草莓味的,安迷修回答说让他先吃这些,过几天带他吃蛋糕。卡米尔一听这话心情立刻愉悦了不少。安迷修左右手都提着塑料袋,卡米尔怀里抱着几盒草莓味的百奇棒。卡米尔本想帮安迷修提一袋子,却被安迷修一句你要拿钥匙开门推辞了。他们两个人一起走在人已经不太多的路上,各自的影子随着路灯和主人的位置发生变化而变化。

“安迷修?”卡米尔首先出声。

“嗯?”

“下次…什么时候再来啊。”